主页 > Q时生活 >公路私用防罪案‧花园设栅栏阻交通 > 正文

公路私用防罪案‧花园设栅栏阻交通

公路私用防罪案‧花园设栅栏阻交通(雪兰莪‧八打灵再也)住宅区请保安员设栅栏防範罪案已是屡见不鲜的事,纵然内政部已採取一系列措施打击罪案,人们保卫家园的强烈需要仍不满足,以致花园区设非法栅栏的情况日益严重,一些住宅区的公路更因此被“私用”和占用,令路过者因进出受限而大感不满。雪隆多个地区的居民协会近年来为防範罪案,不惜自资聘请保安员,并在住宅区的进出口筑起栅栏,以控制进出的车流量,减低罪案的发生。虽然居民明知佔用公路筑建栅栏或围篱属违法,但是,居民协会宁冒着被投诉、取缔,甚至被控上庭的危险,也要筑建栅栏,自费聘请保安员,保护住宅社区的安全。由于警力有限,大多数居民都认同聘请保安员和筑建栅栏自保的行动,因此,地方政府和警方并没有採取行动。为自保不惜违法甲洞玛鲁里花园是雪隆区其中一个较早落实“栅栏社群”的社区,这一区(1至7路)居民协会主席刘国良受访时指出,他们确知在住宅区进出口筑建栅栏是违法的行为,但是,他们认为居民的安全更重要。“有甚幺办法呢?治安败坏,警力不足,居民为自保,只好出钱筑建栅栏,再请保安员巡逻和驻守。”他说,这一区建竣至今已有8年,初期罪案严重的时候,他们多次向地方议员和警方投诉,但是,问题还是无法解决。他声称,他们是在别无他法下,才会决定向居民筹钱聘请保安和筑建栅栏的,并且获得超过90%的居民响应,出钱以示支持。他提出,自从这一区聘请保安人员和筑建栅栏后,治安明显获得改善,尤其小型罪案,如偷鞋、偷鸡、破坏车辆等,几乎100%杜绝,而入屋偷窃、攫夺、打抢等也大幅度减少。“就是因为治安改善,有许多居民拒绝再缴付管理费,居协又要头痛了。”刘国良坦承,也有居民因为进出住宅区受到限制而反对居协增设栅栏,不过,为了家园的安全,居民聆听他们的解释后也能够体谅和配合。他声称,在他们所管辖的範围内约有300户居民,有一些年长或长久居住在这一区的老居民其实不赞成居协筑建栅栏。“他们投诉进出住家也要受到限制,感觉很没有自由,不过,我们会跟他们解释,要获得安全的保障,就难免会失去一些自由。”公路建栅栏违法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指出,现有的地方法律阐明,任何人在公路上筑建栅栏都属违法,地方政府执法人员或警方有权拆除栅栏或发出传票。他受访时声称,这一区的民宅可说是雪隆区最早发起围篱式住宅的地区,许多居民成立居协不久,就在住宅区的进出口处筑建栅栏,并聘请保安人员驻守。他表示,这一区的民宅有八九十巴仙的居民赞同居协筑建栅栏,不过,他声称,无论是居协或保安公司擅自在公路上筑建栅栏都属违法。“除非获得地方政府或警方批准,否则,阻碍交通或占用公路的建筑都是非法的,地方政府或警方可以採取行动。”他说,路经住宅区却受到进出限制的驾驶人士可以採取法律行动,而且,在法律上,利益通常都归于原告。曾带上国会讨论他表示,他们曾经把问题带上国会,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江作汉回应说,该部仍在研究如何修改有关法令,以克服越来越多民宅筑建栅栏的问题,同时,该部若修改法令,希望能够满足及符合时代的需求。“由于筑建栅栏是居民自卫的善举,如果没有引起太大的争议,地方政府通常都会抱着只眼开、只眼闭的态度,非白纸黑纸让居协在住宅区进出口设栅栏。”他坦承,的确有居民认为进出民宅的自由受到限制而向他投诉,不过,他一般都会支持大部份居民的诉求,这是因为居民以居家安全而非个人利益而筑建栅栏。须适当控制栅栏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指出,雪州民联政府不反对居民为防範罪案而在住宅区筑建栅栏,不过,居民必须适当地控制栅栏的操作,避免关闭公路及严重影响其他公路使用者的问题发生。他说,一些居协採用“入门卡”(access card)系统,只允许持卡居民进出住宅,引起其他公路使用者的不便。“虽然地方政府不会对付筑建栅栏的单位,但是居协必须懂得控制,勿关闭住宅所有进出口,使其他人无法使用。”须遵守2准则他声称,大多数住宅的通道属于公路,纳税人有权使用有关通道。因此,他建议此区需要增设栅栏的居协必须遵守2项准则,即在关闭主要进出口时提供其他的交替路,并且在非夜晚时段开放通道让车辆使用。他坦承,随着越来越多花园区设栅栏防罪案后,他接获不少居民及道路使用者的投诉,指一些地区的花园公路被居协封锁,引起不便。他披露,最近的投诉多数针对灵市SS2北区、百乐镇、美嘉玛花园等设有过份的栅栏,以致引起其他公路使用者的不便。他表示,他通常接到投诉后会安排与有关居协面谈,并且获得居协的配合。他建议居协在住宅区设栅栏前,应研究此区的情况,如在罪案频密发生的深夜时段封锁部份进出口,并在繁忙时段开放栅栏,避免造成不便。‧2010.01.07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