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权 >睡美人醒来之后,没有爱上邻国王子:《爱情昏迷中》 > 正文

睡美人醒来之后,没有爱上邻国王子:《爱情昏迷中》

睡美人醒来之后,没有爱上邻国王子:《爱情昏迷中》

  虽然今年还没结束,但看完这部电影不禁还是想到:《爱情昏迷中》大概是今年最好的一部浪漫喜剧。而且,只要川普时代尚未告终,这部电影也将是种族主义的绝佳讽刺剧。

  《爱情昏迷中》的主题是常见的美式爱情──跨种族恋爱。来自巴基斯坦的库梅尔是一名喜剧演员,在一场表演中遇见了性格开朗的艾蜜莉,深深受到她的吸引。儘管背负着家族的婚姻传统,库梅尔还是热烈追求着艾蜜莉,终于打动了她的心。然而,两人的恋情终究受到库梅尔的家庭所阻挠,最后只能不欢而散。分手的两人从此失去联络,直到库梅尔有一天接到通知,得知艾蜜莉因为重病而被送到医院。库梅尔连忙赶到现场,不料艾蜜莉却陷入了漫长的昏迷......

  儘管没有浪漫喜剧必备的高颜值明星,《爱情昏迷中》却跳脱了爱情片的固定公式,成功让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事实上,电影甚至没有多少时间是在谈情说爱,因为女主角这幺昏迷一下,就睡去了电影的大半部分!入戏院的情侣观众将会错愕地发现,重要的女主角竟然中途就退场,只剩下另外一半恋人。

睡美人醒来之后,没有爱上邻国王子:《爱情昏迷中》

  不过,艾蜜莉的昏迷也算不上新花样,毕竟历来的爱情故事早就用惯了这招。在古老的《睡美人》故事里,公主同样陷入无止尽的睡眠,而王子的一吻才使她甦醒过来。至于《罗密欧与茱丽叶》则刚好相反:女主角在此故意服下昏迷的毒药,达到诈死的效果,以便在醒来后与罗密欧私奔。总之,在这些故事中,女主角从沉睡到甦醒的过程,始终是双方结为连理的必经桥段。

  然而,《爱情昏迷中》不仅延续了经典故事的原型,更颠覆了这套固定路数。我们看到,艾蜜莉陷入昏迷的原因不是别的,正是出自男主角的冲动决定。原来,男主角最初赶到医院时,不小心被医生当成了艾蜜莉的丈夫。医生建议让艾蜜莉尽快接受人工昏迷,以便进行接下来的治疗,而库梅尔情急之下只好以「配偶」的身份签下同意书。这幺一来,「沉睡→甦醒→结婚」的流程便出现了逆转:在此,库梅尔竟然直接跳到「结婚」的结局,这才导致了艾蜜莉的「沉睡」。

  这种打乱顺序的后果是:既然结婚的任务已经(象徵性地)完成,艾蜜莉有没有醒过来就无所谓了。如此,编剧便精采地创造了一个真正的悬念,使观众真的开始担心艾蜜莉无法醒过来。

  不过,艾蜜莉醒来之后的反应同样出人意料。即便库梅尔在艾蜜莉的住院期间付出良多,甚至因此丢了一个重要的工作机会,但甦醒后的艾蜜莉却没有打算接受他。毕竟,两人之间存在着致命的时差。对于库梅尔而言,正是这些日子的漫长陪伴,使他重新确认了自己的感情。但在艾蜜莉看来,几週的昏迷不过是一场短暂的梦,醒来后也只是接上昏迷前的时间点;在那个时间点,艾蜜莉依然憎恨着库梅尔。因此,即便库梅尔在治疗期间改变了自己,这段时间仍然不会使艾蜜莉的情伤癒合。

睡美人醒来之后,没有爱上邻国王子:《爱情昏迷中》

  在《睡美人》的一个版本中,王子与公主并没有过着幸福的生活。因为当王子唤醒长眠的公主时,也重新启动了冻结的时间,使得醒来的公主就这幺迅速老去。但《爱情昏迷中》的时差效应正好相反:库梅尔在照护艾蜜莉的期间逐渐获得成长,不料醒来后的艾蜜莉依然活在过去,以至于两人终究无法同步。

  库梅尔没有成为童话中解开诅咒的邻国王子,讽刺的是,他却背负着母国巴基斯坦的沉重包袱。库梅尔与艾蜜莉的艰难恋爱也能是一则政治寓言,透露了「民族拼盘」的美国如何不断调节种族之间的龃龉。

  就连艾蜜莉所罹患的怪病,不免同样具有政治寓意。我们得知,艾蜜莉的病症并非来自外界病毒的入侵,却是源于身体内部的自我吞噬:她的免疫系统变得分不清敌我,以至于开始攻击起健康的组织。这种内部/外部之间的暧昧之处,正是种族歧视的孳生地带。

睡美人醒来之后,没有爱上邻国王子:《爱情昏迷中》

  可以说,这种自戕的病症,不正隐喻了川普的排外政策吗?川普政府把国家的弊病归咎于有色种族,力图将这些「外来者」排除于国家之外,正如免疫系统将入侵的病毒清扫出去。但电影中的医生做出了相反的诊断:免疫系统所攻击的并非入侵者,却是同属于身体/国体的健康部分。可以说,对于艾蜜莉的诊断,同样适用于美国的社论:不同种族的公民无非是美国的一部份,而自戕的排外政策才是病灶的根源。事实上,哲学家德希达便把九一一事件比拟为「自体免疫」,此即艾蜜莉的病症。

  当库梅尔寻求着艾蜜莉的治疗途径,无非也是探索着种族隔阂的出路。电影中,艾蜜莉的病情不断恶化,使得她的母亲渐渐丧失对于院方的信任。艾蜜莉的母亲于是听信网路上的评价排行,决定将艾蜜莉转到第一名的医院。然而,一个黑人(!)护理师却强烈建议库梅尔不要转院,否则累积至今的长期观察就会功亏一篑。在这里,我们再次能够做出政治的解读:艾蜜莉的母亲坚持相信网路上的「投票民主」,但库梅尔与护理师却注重长期的观察,亦即,个体的历史。正如巴基斯坦的历史传统也是库梅尔必须挑起的重担。这幺一来,关于治疗方法的争论,便成为了「美式民主」与「种族历史」之间的竞争。或许,一部美国史即是以白人的多数暴力压迫少数民族的殖民史?

  无论如何,这部电影既是可以放鬆观赏的浪漫喜剧,也是耐人寻味的政治讽刺剧。

  有趣的是,《爱情昏迷中》在台湾的上映时间同样是在九月初。如此,这部片子不仅是迟来的七夕约会电影,不妨也是九一一的纪念之作。

睡美人醒来之后,没有爱上邻国王子:《爱情昏迷中》

电影资讯

《爱情昏迷中》(The Big Sick)-Michael Showalter,2017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