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权 >2012年东方闪电邪教改称全能神教会 大量渗透港台与海外(一 > 正文

2012年东方闪电邪教改称全能神教会 大量渗透港台与海外(一

黑龙江人赵维山于1990年代初,创办了『东方闪电』,又称为『全能神教会』,后来在河南省正式建立,在各地迅速发展。赵维山从跟随他的信徒当中选了六人,加上他自己,一共七人称他们为『神的化身』,给他们每人都起了新名:全备、全荣、全知、全能、全权等,他自己则是『全权』,是这七位『神的化身』当中的一位。

在这七位当中除赵维山之外,大半都是女性,所以整个运作都是由他来领导,包括行政与钱财等。这七位『神的化身』中的『全能』,后来就成了现在东方闪电中所谓的『全能神』,也就是被赵维山所神化了的『女基督』。他们所传播的乃是这位『女基督』所说的信息,然后编辑成书,并製作他们的诗歌光碟。出去传播时,向人说,『想不想认识全能神的作为?』但从来不告诉人他们自己的真名字和地址,却一再打听,并索取带领人的电话和地址。

由于他们使用的方式包括各种言语、书信或文字的恐吓、下迷药、色诱、囚禁、暴力伤害等伤害社会和家庭的各种破坏和影响,受到中国政府的取缔。2001年,赵维山从中国偷渡到了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乃在美国开始发展。

亲身接触
由于他们在中国大陆破坏性很大,尤其是对一些爱主的信徒和各处的家庭教会,笔者从九零年代开始研究他们。那时他们已经有了网站,但仅非常草率,到了今天,他们的网站已经相当具有规模。我最初接触到东闪,乃是在2000年的九月。他们先到了美国东岸,还参加了一些教会的活动与聚会,接着来到美国西岸,并渗透到笔者所在的南加州教会,被笔者识破。

有两位中年女士来到週六晚上的一个家庭聚会,在会中讲说她们在国内受到政府如何的迫害。因为从八零年代起,许多家庭教会中的基督徒受到政府的打压,海外的信徒都好奇,想听她们的亲身述说。但是我注意到她们没有讲过主耶稣的名字,却有几次讲到『全能神』的名字和作为,她们所说的关于信仰方面不多,且有点奇怪。第二天,她们来参加主日擘饼聚会,聚会中间还站起来讲。因为我在另一处聚会,没有听到。

週一晚上,我所带领的一个圣经研习班,四十多位学员在一个弟兄的家中有爱筵。那天我因有事晚到了十几分钟。我一进门,这两位女士立刻迎了上来,抓住我的手和手臂,表示亲热。我感到奇怪,这不是一般信徒见面时的表现,立刻抽回了手。在场的学员都看见她们热切迎接我,和我握手的场面,以为我跟她们很熟。后来我清楚这是他们的诡计,在信徒面前装作跟带领弟兄很熟悉,使得其他信徒没有戒备心。

第二天早晨,有几位学员带了几本书和光碟来,跟我说,这是昨晚那两位『姊妹』给她们的,有一位姊妹说,她读了几页,整晚头都疼得厉害,问我是怎幺回事。我接过来一看,惊呼『不好了,这是东方闪电的书!她们混到我们中间来了。』这几位学员也说,那两个『姊妹』昨晚跟大家要了名字和电话号码,尤其还特别标出哪些是带领弟兄。我立即召集所有学员,警告大家,绝对不要跟他们接触。

但是那天,我回家后,发现我电话留话机上已经留了她们打来的几通电话,哭诉她们在国内如何被政府逼迫,希望我们能有人同情她们,听她们的故事等等。我和另一位弟兄就约了她们第二天见面谈。见面时,我问她们,他们的书上说,耶稣已经过去,而且圣灵太虚太玄,看不见也摸不着,所以现在全能神亲自来了,让人可以看见,听见而相信。那幺你们亲眼看过这位『女基督』没有?她们两人支支吾吾地,后来勉强说,没有。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那天晚上,在另一处的教会祷告聚会里,我发现其中一位女士也在场,但不敢来找我了。聚会完了,我还在跟一些信徒谈话时,有一位弟兄跑来,手上拿着东西,说,有两人在停车场发放这些东西。我跑到停车场,看到有两位拖着行李箱,到处向刚刚散会的信徒发送书籍和光碟。我制止他们,他们就跑掉了。

第三天晚上,我们教会有一个大聚会,我到了会场时,发现停车场的每一辆车的挡风玻璃上都放了他们的书和光碟。我请服事车辆的弟兄将那些书收集起来。正收时,那几位发放书籍的人就抗议,并大声叫喊说,美国是言论自由的国家等等。我警告他们,如果他们继续捣乱,我立即叫警察来,因为停车场是我们私人的场所,我们有权利禁止他们。他们才悻悻然地离开。

这三天的事件一发生,我立即发布一封『对信徒的警告信』,并製作一本『认识异端-警告提防东方闪电』的小册子,警告各美国各地信徒。后来,也製作了一片声音档的光碟,好给一些不识字的信徒听。这些信和小册子都摆在『真理辩证』的网路上,给全球各处的基督徒使用。故此,当时并没有看见他们有多少的破坏。

半年之后,各地教会的负责弟兄都收到一本由他们寄来的满了各种咒诅的书,上面有他们所编辑的许多国内带领人,当他们拒绝东方闪电或全能神教会,立即有各种恐怖的死亡和家人遭难的情形出现,他们以这些编造的故事来威胁教会带领人。但十几年过去了,这些威胁并没有发生什幺果效,东方闪电在美国也没有产生什幺势力。

2001到2002年,笔者在中国大陆访问教会时,曾经遇见一些被东方闪电以介绍工作、婚姻为诱饵被骗的信徒,他们被迫相信『全能神』,就是他们所推出来的『女基督』。当他们拒绝时,就被打断胳膊或腿脚。有一位逃出来的姊妹,拄着柺杖,流着泪,在聚会中向信徒陈述她如何受到各种残酷的对待。另外,我还读到一些信件,讲述有几位教会的带领人,被卧底的东闪人员假借他们来自一些真理贫乏的城市,那裏有许多饥渴的信徒需要他们前去帮助。

是这几位传道人(有男有女)就被带往那城市去。在路上他们被下了迷药,当醒过来时,发现全身赤裸裸地和另一名异性拥抱在一起。那在昏迷中,却不堪的情景已经被拍了照片,然后东闪人员以这些相片要胁,使这些传道人宣誓为『全能神』效力。2002年夏天,我和几位教会带领人一起在南加州举办了一场座谈会,举发东方闪电的邪教信仰和不法作为,并发送了新闻稿。

接下来几年,在香港和日本一些地方,也陆陆续续听到一些东方闪电渗透和破坏的事。这些事包括在会所门口发放他们的宣传书籍和光碟,向信徒说他们在国内被逼迫的事,向信徒要带领人的名字和电话号码等等。我们也一再地将警告信和小册子发给信徒,提防他们,这些东方闪电的接触并没有产生什幺破坏。但是在国内,不仅是在内陆地区,一些沿海地区的教会和家庭开始受到东方闪电的严重破坏。

他们的对象
他们针对的对象不是还没有信主的外邦人,都是一些爱主、服事主的带领人或牧者,或一些对真理不清楚的年青信徒。有好几处的整个教会都被破坏,不但家破人亡,更使得主的见证完全失去。有些地方,这些东方闪电人士可以潜伏在教会当中两三年之久,才冒出来,需要特别小心。

从去年起,他们开始转变方向,大肆出击,向社会大众展开一连串的攻势。2012年,由于市面上流传马雅人日曆所误导的『世界末日』谣言,东方闪电更以这为藉口,在中国各处散发传单,要人在世界末日之前,接受『全能神』。中国政府也拘捕了几千个东闪人员。结果,十二月21日的所谓世界末日没有发生,但东方闪电的宣传没有停止,却倾巢而出,以『全能神教会』的名称在香港、台湾等地区各大报纸连续刊登他们的全页广告,内容乃是直接将他们书籍中『全能神』的信息放在报纸上。

东方闪电在香港葵青、屯门、元朗、上水等地更有积极的活动,在地铁出口、人多的购物商场门口和公园门口等处摆摊,竖立他们的『全能神教会』招牌。他们连过年时都不停止,反而趁这人多的时候,大量向外宣传。这些报纸的广告费用相当可观,而且他们在各处派遣人员摆摊,发书等也要相当的经费。这邪教组织后面有一个庞大的财源,才能够有如此巨大的财力,不可轻视。

他们卧底、宣传、引诱的方式
香港最近有一位传道人被该教派引诱而被开革,后来悔改,也在网路上作了见证。东方闪电也曾诱骗并囚禁教会中的带领人,他们会伪装成『渴慕的道友』,卧底在教会和家庭聚会中,参加查经班、小组聚会、爱筵、加入基督教机构,甚至还入读神学院等等。但有两个主要的标誌,就是他们不讲耶稣,仅说『全能神』,另一个是会向你要名字和电话,地址等,特别要你教会中的带领人和牧者的资料,却不会将他们的资料给你,或者给你一个假的。

他们在人多的地方摆摊发送宣传单张、全能神信息的书,内容多与世界末日和要强迫你接受全能神有关。他们会利用人好奇的心,或使用各种温情攻势持续不断的探访、电话关怀,对于被渗透的教会则採取挑拨利诱、分化离间等製造嫌隙的手段,以及虚构一些神蹟事情来欺骗一些好奇的信徒。人若不信或接受,则会以厉害的言语恐吓、色诱、下迷药、囚禁、暴力伤害的手段。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
2012年东方闪电邪教改称全能神教会 大量渗透港台与海外(二)
2012年东方闪电邪教改称全能神教会 大量渗透港台与海外(三)
2012年东方闪电邪教改称全能神教会 大量渗透港台与海外(四)


相关阅读